2017年5月25日木曜日

【日本生活】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只有現在才能做的事。


—— 一番やるべきことは、今しかできないこと。
——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只有現在才能做的事。


我還在京都造型藝術大學唸書的時候,高橋伴明教授在課堂上對我們說了這句話,雖然沒有到座右銘的程度,但這句話確確實實的影響了我之後的人生。

2007年從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2008年進入京都文化日本語学校,2009年進入京都造型藝術大學電影系導演組。

我從進語言學校兩個月後就開始在餐飲店打工,除了賺錢補貼生活費也加強口語能力,進入大學之後因為教授或學長姐的介紹參與了不少電影、連續劇等的拍攝工作,之後也因為在拍片現場受傷,導致不得不終止從語言學校時期就持續打工的餐飲業,大概過了半年,傷勢終於痊癒之後,我就以在電影現場打工為主,然後一直到畢業。

當然也因為電影拍攝的關係,我沒有認真參加就職活動。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只有現在才能做的事。」這句話一直在我腦海裡轉。

當我在就活前最後一個長假拿著青春18在廣島玩的時候,在住的Guest House接到學長打來的電話:「侯孝賢要來日本拍片,你要不要加入劇組。」

問了詳細之後,我知道我加入劇組就不用就活了,因為加入了劇組就要從電影的前置作業跟聯絡翻譯等等一路跟到實際拍攝。

然後我想起了教授的話,我同意了。

工作隨時都可以找,錯過了這次,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跟到侯孝賢的電影。

最後這部電影雖然拖了很久才上映,評價也很兩極,但『我加入了坎城影展得獎作品,而且片尾的Credit確實有我的名字。』這件事讓我非常慶幸我有參加過這部作品,因為我至少達成了我小時候的夢想——在我死掉的時候,名字可以用某種方式保留在世界上大部份的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畢業後,我把留學簽證換成短期簽證,拿著委託剛好來日本玩的朋友幫我買21天的JR PASS,用拍《聶隱娘》拿到薪水跑了日本一圈,去了很多的歷史景點,認識了很多的人。

為什麼沒有趁這個時間找工作?因為當時的我認為等我開始工作之後,我就很難有這種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自由活動了。

對當時的我來說,果然還是這句話:「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只有現在才能做的事。」

當時的紀錄,可以看這兩篇:
極南極北,29天日本制覇之旅。旧日本完全制霸・山陰山陽列車之旅。

然後我在簽證的最後一天,回台灣了。

當然,直到現在我都覺得還好當時有做這個決定。



回台灣後我輾轉做了巴哈姆特的特約翻譯記者以及幾個接案的翻譯之後,進了樂陞科技。第一個案子,就是《FINAL FANTASY XV》。

雖然我進公司第一天主管在介紹專案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什麼!他還沒出嗎!」(笑)

中間雖然有苦有樂,但最後我的名字也進了遊戲要全破才看得到的Credit之中,同時也因為是專案中少數擁有日文能力的人,也認識了很多史克威爾的主美與設計師。

 
就算我現在不在遊戲業了,但我仍然非常感謝樂陞科技願意錄取我這個當時沒有任何遊戲製作經驗,只是因為喜歡遊戲就想入行的阿宅。
 
在樂陞的時候,除了遊戲之外我也發生了很多其他的有趣經歷。
 
在我跑日本一圈時,在八王子城認識的義工們出旅費請我從台灣去日本協助他們調查城跡的曲輪(八王子城跡・曲輪調查心得),我也受到了因為看了我的部落格跟粉絲頁所以開始跟我接洽的時報出版的邀約,跟熱血威爾、月翔、JJ這幾位很厲害的部落客一起出了旅遊書,並且因為宣傳活動當了講座的講師、同時也接到季刊《薰風》雜誌的邀約,提供了日本遊戲與歷史的相關文章,後來甚至跟名古屋城武將隊的製作人聯繫上,以歷女的身份上了雜誌(不過因為平常不太拍照,所以提供的是Cosplay成刀劍亂舞角色的照片XD)。
 
如果當時認真的就活了,現在我或許就沒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經歷了。
 


去年年底的時候,為了消化大量加班的補休,以及去コミケ擺攤(笑),我在年底請了近兩週的假待在日本。
 
也差不多在12月的時候,在日本某大手模型廠商(日本是英文或片假名,台灣暱稱三個字的模型公司)的朋友忽然聯絡我說他們公司在找人問我有沒有興趣,我稍微想了一下就給了他履歷表,並跟他說反正我人都在日本參加コミケ了不然就順便面試吧。
 
沒想到我在面試的隔天就收到了錄取通知,而且包含入社時間等的要求對方全部都答應了。
 

 
於是,我2/6離職,2/8來日本,2/15開始上班。
 
聽說,是因為社長很喜歡FF系列,而且他懶得再找人了,所以秒速錄取。



其實我在去年五月就申請了打工度假簽證,本來只是放著想說如果想轉職的話可以去日本碰碰運氣,但沒想到會用在這個因為來不及申請工作簽證的正職工作上。
 
這次的轉職,我完全沒有時間休息,更不要說玩了。

因為時間緊迫,我一來日本就在找房子辦資料東奔西跑,所以我很慶幸當時畢業時下的決定不是工作,而是先旅行再說。因為我不知道我以後能不能旅行,但我知道我以後一定有工作,只是不知道在哪裡而已。

一定會有人說那你不想要永住嗎?說真的我其實覺得在哪裡工作都無所謂,甚至我也有想過去澳洲打工度假練習英文口說,因為我覺得只要是喜歡的行業、喜歡的工作內容、薪水足以支付生活與娛樂,那不就夠了嗎?

當然,現在發這篇文章是因為我試用期過了,昨天也透過公司的代書交出了在留資格變更的申請文件,我才敢在這裡發這篇文。(笑)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只有現在才能做的事。」

雖然這可能是句有點不負責任的話,但我覺得這句話惠我良多,所以我也要把這句話送給大家:)